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玄幻 > 馭鮫記

馭鮫記

九鷺非香作者 著

玄幻連載

《馭鮫記》主角是紀云禾長意等,由網絡作家九鷺非香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六年前的紀云禾是馭妖師中的翹楚,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馭訓一個雄性的鮫人,就在此時她認識了當時還是一個小妖怪的長意。卻在相處的過程中被他迷了心,愛上了這個妖怪.......... ...

34.2萬字 更新:2019-10-08 12:50:52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馭鮫記》主角是紀云禾長意等,由網絡作家九鷺非香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六年前的紀云禾是馭妖師中的翹楚,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馭訓一個雄性的鮫人,就在此時她認識了當時還是一個小妖怪的長意。卻在相處的過程中被他迷了心,愛上了這個妖怪..........

《馭鮫記》節選在線試讀

鮫人依舊不說話。他的魚尾在水里晃著,令水面上清波浮動。

“很少有鮫人被抓上岸來,要么是受傷了被大海拍到岸上來的,要么是被人引誘,騙到岸上來的,你是哪種?”

“都不是。”

“那你是怎么被抓住的?書上說,你們鮫人的魚尾是力量的象征,我看你這尾巴這么大,你……該是鮫人中的貴族吧。”

鮫人看著紀云禾,沒有否認:“我救了她。”

“救了誰?”

“你們口中的,順德公主。”

得到這個答案,紀云禾有些驚訝。

“那日海面風浪如山,你們人造的船兩三下便被拍散了,她掉進了海里,我將她救起,送回岸上。”

“然后呢?你沒馬上走?”

“送她到岸上時,岸邊有數百人正在搜尋,她當即下令,命人將我抓住。”

“不應該呀。”紀云禾困惑,“即便是在岸邊,離海那么近,你轉身就可以跑了,誰還能抓住你?”

鮫人目光冰涼:“她師父,你們的大國師。”

紀云禾險些忘了,順德公主與當今皇帝乃同母姐弟,德妃當年專寵御前,令自己的兩個孩子都拜了大國師為師,先皇特請大國師教其法術。

當今皇帝未有雙脈,只擔了個國師弟子的名號,而順德公主卻是實打實的雙脈之身。

順德公主如今雖只有公主之名,卻是大國師唯一的親傳弟子,是皇家僅有的雙脈之身,在朝野之中,順德公主權勢煊赫。

民間早有傳聞,如今乃是龍鳳共主之世。

大國師素來十分照顧自己這唯一的親傳弟子,她在海上遇難,大國師必然親……

只可憐了這鮫人,救誰不好,竟然救了這么一個人。

紀云禾看著鮫人,嘆了口氣,想讓他長個記性,便佯裝打趣,說:“你看,隨便亂救人,后悔了吧?”

鮫人倒也耿直地點了頭:“嗯。”

“你下次還亂不亂救人了?”

鮫人沉默著,似乎很認真地思考著紀云禾這隨口的問題,思考了很久,他問:“你們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胡亂救人?”

他問出了這個充滿哲思的問題,讓紀云禾有些猝不及防。紀云禾也思考了很久,然后嚴肅地說:“我也不知道,那還是胡亂救吧,看心情,隨緣。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承擔后果。”

“就這樣?”

“就這樣。”

簡單,粗暴,直接,明了。

然后鮫人也就坦然地接受了。“你說得很對。”鮫人在水潭中,隔著漸漸消失的彩虹望著紀云禾,“我很欣賞你,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作為一個馭妖師,紀云禾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從一個妖怪嘴里聽到這樣的話。

她撞破了空中本就殘余不多的彩虹,走到了水潭邊,蹲下身來,盯著鮫人漂亮的眼睛道:“我姓紀,紀律的紀。名叫云禾。”

“名好聽,但你姓紀律的紀?”

紀云禾點頭:“這個姓不妥嗎?”

“這個姓不適合你。”鮫人說得認真嚴肅,“我在牢中看見,你對人類的紀律并不認同。”

紀云禾聞言一笑,心里越發覺得這鮫人傻得可愛。

“你說得對,我不僅對我們人類的紀律不認同,我對我們人類的很多東西都不認同,但我們人類的姓沒法自己選,只有跟著爹來姓。雖然,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爹的模樣……”

“你爹的姓不適合你。”

紀云禾心覺有趣:“那你認為什么姓適合我?”

“你該姓風。”

“風云禾?”紀云禾咂摸了一下,“怪難聽的,為什么?”

“你該像風一樣自由,無拘無束。”

紀云禾臉上本帶著三分調侃的笑,也漸漸隱沒了下去。

她沒想到,這么多年內心深處的渴望,竟然被一個統共見了沒幾面的鮫人給看破了。

紀云禾沉默了片刻,她抽動一下唇角,似笑非笑道:“你這個鮫人……”紀云禾伸出手,蜷了中指,伸向鮫人的額頭,鮫人直勾勾地盯著她,不躲不避,紀云禾也沒有客氣,對著他的眉心就是一個腦瓜嘣,“啵”的一聲,彈在他漂亮的腦門上。

紀云禾同時說:“也不知道你是大智若愚,還是就是愚愚愚愚。”

鮫人挨了一下,眼睛都沒眨一下,只是有點困惑,他嚴肅地問紀云禾:“你不喜歡這個姓,可以,但為什么要打我?”

紀云禾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懶懶地敷衍了一句:“打是親罵是愛,人類的規矩。”

鮫人難得地皺了眉頭:“人類真奇怪。”

紀云禾擺擺手,又轉身離開:“你先在水里泡一會兒,我去找找這陣里有沒有出口。”

紀云禾離開了小屋。她心里琢磨著,在這個十方陣里,不只她的靈力,連鮫人的妖力也被壓制了,照理說,在這里應該是用不了法術的才是,靈力妖力是千變萬化之源,源頭都沒有,哪兒來的清渠。

但偏偏這地方就是這么奇怪,還真有清渠,有水潭,有草木花鳥,雖然是假的……

可這也證明,青羽鸞鳥在這兒待的百年時間里,雖然不能用法術逃出去,卻是能用法術造物的。那這個地方,或者準確地說,這個凹坑所在之處,一定有能聯通外界靈力的地方,雖然可能并不多……

可有靈力就一定能有出去的辦法,之前青羽鸞鳥出不去,是因為十方陣完好無缺,而現在這陣都被離殊破了一遍了,她一個馭妖師加個大尾巴魚,還不能聯手把這殘陣再破一次嗎?

只要找到靈力流通的源頭,就一定能有辦法。

紀云禾是這樣想的……

但當她在這坑里找了一遍又一遍,幾乎拔起了每根草,也沒找到靈力源頭的時候,她有些絕望。

這個地方漫天金光,沒有日夜,但根據身體疲勞的程度來看,她約莫已經翻找了一天一夜了。

一無所獲。

雖然現在與外界隔絕,但紀云禾心里還是有些著急的。

這一天一夜過去,外面的青羽鸞鳥是否還在與馭妖師們搏斗,是否將雪三月帶走了都是未知數,而如果他們的戰斗結束,馭妖谷重建秩序,哪怕紀云禾帶著鮫人從這十方殘陣里面走了出去,也是白搭。

她和鮫人都沒有機會再逃出馭妖谷,而她偷了解藥的事必定會被林滄瀾那老頭發現,到時候她面臨的,將是一個死局。

紀云禾找得筋疲力盡,回到小屋,她打算和鮫人打個招呼,稍微休息一會兒,但當她回到水潭邊,卻沒有發現鮫人的蹤影。

她在岸邊站著喊了好幾聲“大尾巴魚”也沒有得到回應。

難道……這大尾巴魚是自己找到出口跑了?

從這水潭里面跑的?

紀云禾心念一起,立即趴在了水潭邊,往潭水中張望。

潭水清澈,卻深不見底,下方一片漆黑,水上的荷花好似都只在水上生長,并無根系。

紀云禾看得正專心,忽見那黑暗之中有光華流動。

轉眼間,巨大的蓮花魚尾攪動著深淵里的水,浮了上來,他在水里的身姿宛似游龍,他上來得很快,但破水而出之時卻很輕柔。

他睜著眼睛,面龐從水里慢慢浮出,宛如水中謫仙,停在紀云禾面前。

四目相接,紀云禾有些看呆了:“喂,大尾巴魚,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鮫人的目光卻清澈得一如往常。似乎與她的臉頰離得這么近也并無任何遐想。

“我的名字,用你們人類的話說,是長意。”

長意……

這名字,仿佛是紀云禾驚見他水中身姿時,這一瞬的嘆息。

聽著這個名字,紀云禾忽然想,這個鮫人,應該永遠擺動著他的大尾巴,悠閑地生活在海里。

她打心眼里認為,這個鮫人就該重獲自由。

不是因為他與她相似,只是因為,這樣的鮫人,只有能納百川的大海,才配得上他的清澈與絕色。

長意告訴紀云禾,這水潭下方深不見底。

紀云禾琢磨著,這十方陣中,四處地面平坦,唯有他們所在這處是凹坑。且依照她先前在周圍的一圈探尋來看,這水潭應該也是這凹坑的正中。

如果她的估算沒錯,這水潭或許就是十方陣的中心,甚至是陣眼所在,如果能撼動陣眼,說不定可以徹底打破十方陣……

紀云禾探手掬了些許水在掌心。當她捧住水的時候,紀云禾知道,他們的出路,便在這水潭之中了。

因為……手里捧著水,紀云禾隱隱感覺到了自己的雙脈,很虛弱,但真的存在。

紀云禾細細觀察掌心水的色澤,想看出些許端倪。

忽然之間,長意眉頭一皺:“有人。”

紀云禾聞言一怔,左右顧盼:“哪兒?”

好似回答紀云禾這問題一樣,只聽水潭深處傳來一陣陣低沉的轟隆之聲,宛如有巨獸在水潭中蘇醒。

紀云禾與長意對視一眼。

水底有很不妙的東西。

紀云禾當即一把將長意的胳膊抓住,手上猛地用力,集全身之力,直接將長意從潭水之中“拔”了出來。紀云禾自己倒在地上,也把長意在空中拋出一個圓弧。

鮫人巨大的尾巴甩到空中,一時間宛如下了一場傾盆大雨。

而就在“雨”未停時,那水潭之中猛地沖出一股黑色的氣息,氣息宛似水中利劍,刺破水面,徑直向長空而去,但未及十丈,去勢猛地停住,轉而在空中一盤,竟然化形為鸞鳥之態!

一……一只黑色的鸞鳥自潭水而出,在空中成形了。

鸞鳥仰首而嘯,聲動九天,羽翼扇動,令天地金光都為之暗淡了一瞬。

紀云禾驚詫地看著空中鸞鳥——這世上,竟然還有第二只青羽鸞鳥?當年十名馭妖師封印的竟然是這樣厲害的兩只大翅膀鳥?

這念頭在紀云禾腦中一閃而過,很快,她發現了不對。

這只黑色的鸞鳥,雖然與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青羽鸞鳥只有顏色的區別,但她沒有腳。或者說……她的腳一直在潭水之中,任由那雙大翅膀怎么撲騰,她也沒辦法離開水面一分。

她被困住了,困在這一方水潭之中。

黑色鸞鳥掙扎的叫聲不絕于耳,但聽久了紀云禾也就習慣了,她壓下心中驚訝,轉頭問被她從水中拔出來的長意:“你剛才在水里和她打過招呼了?”

“未曾見到她。”

“那她是從哪里鉆出來的……”

話音未落,空中掙扎的黑色鸞鳥忽然間一甩脖子,黑氣之中,一雙血紅的眼珠子徑直盯住了地上的紀云禾。

“馭妖師!”

黑色鸞鳥一聲厲喝:“我要吞了你!”羽翼呼扇,黑色鸞鳥身形一轉,巨大的鳥首向紀云禾殺來。

殺意來得猝不及防,紀云禾倉皇之中只來得及挪了下屁股,眼睜睜地看著黑色鸞鳥的尖喙一口啄在她與長意中間的地面上。

地面被那尖喙戳了一個深坑,深得幾乎將鸞鳥的頭都埋了進去。

紀云禾看著那坑,抽了一下嘴角。

“我和你多大仇……”

紀云禾在鸞鳥抬頭的時候,立即爬了起來,她想往屋里跑,可黑色鸞鳥一甩頭,徑直將整個草木房子掀翻,搭建房屋的稻草樹木被破壞之后,全部變成了金色的沙,從空中散落而下。

紀云禾連著幾個后空翻,避開黑色鸞鳥的攻擊,可她剛一站穩腳跟,那巨大的尖喙張著,再次沖紀云禾而來!

在這避無可避之時,紀云禾不再退縮,直勾勾地盯著黑色鸞鳥那張開的血盆大口,忽然間,那尖喙猛地閉上,離紀云禾的臉,有一寸距離。

黑色鸞鳥一直不停地想往前湊,但任由她如何掙扎,那尖喙離紀云禾始終有著一寸的距離。

紀云禾歪過身子,往后望了一眼,但見鸞鳥像是被種在水潭中一樣,掙脫不得。鸞鳥很是生氣,她的尖喙在紀云禾面前一張一合,嘴閉上的聲音宛如摔門板一般響。

紀云禾在她閉上嘴的一瞬間摸了她的尖喙一下。

“我說你這大雞,真是不講道理,我對你做什么了,你就要吞了我。”

被紀云禾摸了嘴,黑色鸞鳥更氣了,那嘴拼了命地往前戳,好似恨不能在紀云禾身上戳個血洞出來,但愣是邁不過這一寸的距離。

“你膽子很大。”及至此時,長意才拖著他的大尾巴,從鸞鳥腦袋旁挪到了紀云禾身邊,“方才出分毫差錯,你就沒命了。”

“能出什么差錯。”紀云禾在鸞鳥面前比畫了兩下,“她就這么長一只,整個身板拉直了最多也就這樣了。”

鸞鳥被紀云禾的話氣得啼叫不斷,一邊叫還一邊喊:“馭妖師!我要你們都不得好死!我要吞了你!吞了你!”

紀云禾左右打量著黑色鸞鳥,離得近了,她能看見鸞鳥身上時不時散發出來的黑氣,還有那血紅眼珠中閃動的淚光。

竟是如此悲憤?

“你哭什么?”紀云禾問她。

“你們馭妖師……薄情寡性,都是負心人,我見一個,吞一個。”

嗯,還是個有故事的大雞。

黑色鸞鳥說完這話之后,周身黑氣盤旋,她身形消散,化成人形,站在水潭中心,模樣與紀云禾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青羽鸞鳥是一模一樣。

一張臉與雪三月有七分相似。

只是她一身黑衣,眼珠像鮮血一般紅,眼角還掛著欲墜未墜的淚水……

怨恨、憤怒而悲傷。

一只奇怪的大雞。

“哎,你和青羽鸞鳥是什么關系?”紀云禾不再兜圈子,開門見山地問,“你為什么被囚禁在這水潭之中?”

“青羽鸞鳥?”黑色鸞鳥轉頭看紀云禾,“我就是青羽鸞鳥,我就是青姬。我就是被困在這十方陣中的妖怪。”黑色鸞鳥在水潭中心轉了一個圈,她看著四周,眼角淚水簌簌而下,盡數滴落在下方潭水之中。她指著金色的天,厲聲而斥:“我就是被無常圣者所騙,被他囚于十方陣中的妖!”

無常圣者,當年同其余九名馭妖師合力布下十方陣,囚青羽鸞鳥于此的大馭妖師。

紀云禾只在書上看過贊頌無常圣者的文章,卻從沒聽過,那圣者居然和青羽鸞鳥還有一段故事……

不過這些事,就不是紀云禾能去探究的了。

紀云禾只覺此時此地奇怪得很,如果這里被關著的是真正的青羽鸞鳥,那破開十方陣出去的又是誰?那青羽鸞鳥也自稱青姬,貓妖離殊應當是她的舊識,那時候離殊與她相見的模樣,并不似認錯了。

紀云禾心底犯嘀咕之際,長意在旁邊開了口。

“她不是妖。”長意看著黑色鸞鳥,“她身上沒有妖氣。”

“那她是什么?”

“恐怕……是被主體剝離出來的一些情緒。”

“哈?”

紀云禾曾在書上看過,大妖怪為了維系自己內心的穩定,使自己修行不受損毀,常會將大憂大喜這樣的情緒剝離出來,像是身體里產生的廢物,有的妖隨手一扔,有的妖將其埋藏在一個固定的地方。

大多數時候,這些被拋棄的情緒會化作自然中的一股風,消散而去,但極個別特殊的強烈出離的情緒,能得以化形,世人稱其為附妖。

附妖與主體的模樣身形別無二致。但并不會擁有主體的力量,身形也是時隱時現的。書上記載的附妖也多半活不長久,因為并不是生命,隨著時間的推移,附妖會慢慢消散,最后也化于無形。

紀云禾從沒見過……化得這么實實在在的附妖,甚至……

紀云禾看了一眼周圍破損的房屋。

這附妖雖然沒有妖力,但身強體壯,憑著變化為鸞鳥的形狀,甚至能給周遭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

“這附妖也未免太厲害了一些。”

“嗯,或許是主體的情緒太強,也或許是被拋入潭水中的情緒太多,經年累月便如此了。”

能不多嗎,紀云禾想,青羽鸞鳥在這里可是被囚禁了百年呢。

紀云禾看著那黑衣女子,只見她在潭水中轉了兩圈,自言自語了幾句,忽然開始大聲痛哭了起來:“為何!為何!寧若初!你為何負我!你為何囚我!啊!”

她的淚水滴滴落入潭中,而伴著她情緒崩潰而來的,是潭中水動,水波推動水面上的荷花,一波一波的潭水蕩出,溢了這后院滿地。

眼看著她周身黑氣再次暴漲,又從人變成了鸞鳥,她這次不再攻擊紀云禾,好似已經忘了紀云禾的存在,只是她發了狂,四處拍打著她的翅膀,不停地用腦袋在地上戳出一個又一個的深坑,弄得四周金色塵土翻飛不已。

紀云禾捂住口鼻,退了兩步。

“我們先撤,等她冷靜下來了再回來。”紀云禾看著發狂的黑色鸞鳥所在之地,眉頭緊皺,“如果我想得沒錯,出口,大抵也就在那水潭之中了。”

這附妖對馭妖師充滿了敵視,以至紀云禾碰了一下潭中的水她就立即沖出來攻擊紀云禾了。紀云禾要想出去,就必須要把這附妖給化解了。

但情緒這么強烈的附妖,到底要怎么化解……

一個女人被男人騙了,傷透了心……

紀云禾一邊琢磨,一邊蹲下身來,像之前那樣把長意背了起來。

她兜著長意的尾巴,向前走,離開了這混亂之地,心思卻全然沒有離開。

她琢磨著讓受情傷的人恢復的辦法。紀云禾覺著,這要是依著她自己的脾氣來,被前一個負了,她一定立馬去找下一個,新的不來,舊的不去。

但在這十方陣中,紀云禾上哪兒再給這附妖找一個可以安慰她的男人……

等等。

紀云禾忽然頓住腳步,看著抱住自己脖子的這粗壯胳膊。

男人沒有,雄魚這兒不是有一大條嗎。

紀云禾又把長意放了下來。

長意有些困惑:“我太重了嗎?你累了?”

“不重不重不重。”紀云禾望著長意,露出了疼愛的微笑,“長意,你想出去對不對?”

“當然。”

“只是我們出去,一定要解決那個附妖,但在這里,你沒有妖力,我沒有靈力,她又那么大一只,我們很難出去的,是不是?”

“是的。”

“所以,如果我有個辦法,你愿不愿意嘗試一下?”

“愿聞其詳。”

“你去勾引她一下。假裝你愛她,讓她……”

話沒說完,長意立即眉頭一皺:“不行。”

拒絕得這么干脆,紀云禾倒是有些驚訝:“不是,我不是讓你去對她做什么事……”紀云禾忍不住垂頭,看了一下鮫人巨大的蓮花尾巴。

雖然……她也一直不知道他們鮫人到底是怎么“辦事”的……

紀云禾清咳兩聲,找回自己的思緒:“我的意思是,你就口頭上哄哄她,把她的心結給解開了。他們附妖,一旦解了心結,很快就消散了,對她來說也是一個解……”

 

“不行。”

再一次義正詞嚴地拒絕。

紀云禾不解:“為什么?”

“我不說謊,也不欺騙。”

看著這一張正直的臉,紀云禾沉默片刻:“就……善意的謊言?”

“沒有善意的謊言。”長意神色語氣非常堅定,宛如在訴說自己的信仰,“所謂的‘善意’,也是自欺欺人。”

紀云禾撫額:“那怎么辦?難道讓我自己上嗎?”她有些生氣地盯著人長意,兩人四目相接,他眸中清澈如水,讓紀云禾再說不出一句讓他騙的話。

是的……

事已至此,好像……

只有她自己上了。

紀云禾垂頭,摸摸自己的胸口,心想,裹一裹,換個發型,壓低聲音,自己擼袖子……

上吧。

紀云禾撕了自己剩余的外衣,弄成布條把胸裹了,隨后又把頭發全部束上,做了男子的發冠。

長意背對著紀云禾坐在草地上,紀云禾沒讓他轉頭,他愣是脖子也沒動一下,只有尾巴稍顯無聊地在地上拍著,一下又一下。

“好了。”

未等長意回頭,紀云禾自己走到長意面前問:“怎么樣?像男人嗎?”

長意上上下下認真打量了紀云禾兩回,又認認真真地搖頭:“不像,身形體魄,面容五官都不似男子。”

紀云禾低頭一瞅,隨即瞪長意:“那你去。”

長意搖頭:“我不去。”

這鮫人真是空長了一副神仙容顏,什么都不做,就會瞎叨叨。

紀云禾哼了一聲:“還能怎么辦,破罐子破摔了。”話音一落,紀云禾轉身便走,宛如邁向戰場。

她是本著被打出來的想法去的。

但她沒想到,事情的進展,出人意料地順利。

她走到已變成一片狼藉的木屋處,鸞鳥附妖還在,卻化作了人形。她似乎折騰夠了,疲乏了,便在那水潭中央抱著膝蓋坐著。

她身邊是枯敗的荷花,腳下是如鏡面般的死水,她與水中影一上一下,是兩個世界,卻又融為一體。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似一幅畫般美……一種凋萎的美。

紀云禾的腳步驚動了附妖,她稍一轉眼眸,便側過了頭。

她身形微動,腳下死水便也被驚動,細碎波浪層層蕩開,將水中的影揉碎。附妖看見紀云禾,站起身來:“你是誰?”

這么一會兒,這附妖卻是不認得她了?

這倒也好,省得紀云禾還要編理由解釋為什么自己和剛才的“姑娘”長得一模一樣。

“我是一個書生。”紀云禾面不改色地看著附妖,她來之前就想好了幾個步驟,首先,她要是被附妖識破了女子之身,那她拔腿就走,回去再想辦法,如果沒被識破,她就說自己是個書生。

馭妖谷外流進來的那些俗世話本里,女妖愛上書生是標配。紀云禾在馭妖谷看了不少書,對這些書生與女妖的故事套路,爛熟于心。

紀云禾假裝羞澀,接著道:“方才遠遠看見姑娘獨自在此,被……被姑娘吸引過來了。”

附妖皺眉,微微歪了頭打量著紀云禾。

紀云禾心道糟糕,又覺得自己傻得可笑,女扮男裝這種騙術哪兒那么容易就成了……

附妖打量了紀云禾很久,在紀云禾以為自己要被打了的時候,附妖忽然開口:“書生是什么?你為何在此?又何以會被我吸引?”

問了這么多問題,卻沒有一個是——你怎么敢說你是男子?

紀云禾沒想到,這附妖還真信了這個邪。

不過這平靜下來的附妖,好似一個心智不全的孩子,問的問題也讓紀云禾沒有想到。

紀云禾慢慢靠近附妖,在發現她并不抗拒之后,才走到水潭邊,直視她道:“書生便是讀書的人,我誤闖此地,見你獨自在此,神色憂愁,似有傷心事?”

要讓一個受過傷的女子動心,首先要了解她,了解她的過去和她對感情失望的原因,對癥下藥,是為上策。這青羽鸞鳥與無常圣者的恩怨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世上書中皆不可知,唯有聽這附妖自己說了。

附妖聽了紀云禾的話,喃喃自語了兩遍:“傷心事?我有什么傷心事?”她垂頭似在沉思,片刻后,抬起頭來,望向紀云禾,此時,眼中又有了幾分癡狀:“我被一個馭妖師騙了。”

紀云禾靜靜看著她,等待她說下去。

似乎找到了一個傾瀉口,附妖無神的目光盯著紀云禾,自言自語一般說著:“他叫寧若初,是個大馭妖師,他很厲害,一開始,他想除掉我,我們打了一架,兩敗俱傷,雙雙掉入山谷之中……”

附妖說著,目光離開了紀云禾,她轉頭四望,似在看著周圍的景色,又似在看著更遠的地方。

“那山谷和這里很像,有草有花,有廢棄的木屋,有一條小溪,匯成了一潭水。”

紀云禾也看了看四周,這是青羽鸞鳥住了百年的地方,是她自己用陣眼中的力量一草一木造出來的。

紀云禾想,這地方應該不是和當初那個山谷“很像”而已,應該是……一模一樣吧。

“谷中有猛獸,我們都重傷,我沒有妖力,他沒有靈力,我們以血肉之軀,合力擊殺猛獸,然后他喜歡我,我也喜歡他了。但我是妖,而他是馭妖師……”

不用附妖多說,紀云禾就知道,即便是在馭妖師擁有自由的百年前,這樣的關系也是不被世人接受的。

馭妖師本就是為馭妖而生的。

“后來,我們離開了山谷,我回了我的地方,他去了他的師門,但數年后,他的師門要殺貓妖王之子離殊……”提到此事,她頓了頓,紀云禾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也微微一怔。

百年前青羽之亂前,最讓馭妖師們頭疼的,大概就是貓妖王了。貓妖王喜食人心,殺人無數,罪孽深重。世人幾乎也將貓恨到極致。

后貓妖王被數百馭妖師合力制伏,斬于沙棘山間,消散于世間。而貓妖王的數十名子嗣也盡數被誅,唯有貓妖王幼子一直流離在外,未被馭妖師尋得。

自此歷代馭妖師的記錄里,便再未有貓妖王及其后代的記載。

紀云禾現在才知曉,原來……那幼子竟是離殊……

也難怪離殊先前在馭妖谷破十方陣時,表現出如此撼人之力。

貓妖王血脈,應當如此。

附妖道:“他們要殺離殊,但我救了離殊,我護著離殊,他們便要殺我,寧若初也要殺我。”

說到此處。附妖眼中又慢慢累積了淚水。

“我以為他和別的馭妖師不同,我和他解釋我和離殊不會吃人,我殺的,都是害我的人,都是惡人,但他不信。不……他假裝他信了,他把我騙到我們初遇的谷中,在那里設下了十方陣,合十人之力,將我封印,他……將我封印……”

附妖的淚水不停落下,再次令潭水激蕩。

“寧若初!”她對天大喊,“你說了封印了我你也會來陪我!為什么!為什么!”

聽她喊這話,紀云禾恍悟,原來……那青姬的不甘心,竟然不是無常圣者封印了她,而是無常圣者沒有到這封印里來……陪她。

但是無常圣者寧若初在成十方陣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了啊。

她……難道一直不知道嗎……

“百年囚禁,百年孤獨!你為什么不來!你為什么還不來!”

紀云禾嘴角動了動,一時間,到嘴邊的真相,她竟然有些說不出口。

而且,紀云禾轉念一想,告訴她寧若初已經死了這件事,并不見得是個好辦法,若沒有消解這附妖的情緒,反而將她這些感情激化,那才真叫麻煩。

附妖越來越激動,潭中水再次波濤洶涌而起。眼看著附妖又要化形,紀云禾快速退開,在鸞鳥啼叫再起之時,她已經走在了回去找長意的路上。

她回頭看了眼水潭的方向,這次附妖沒有大肆破壞周邊,她只是引頸長啼,好似聲聲泣血,要將這無邊長天啼出一個窟窿,質問那等不來的故人。

紀云禾皺著眉頭回來,長意問她:“被識破了嗎?”

“沒有。但事情和我預想的有點出入。”紀云禾盤腿,在長意面前坐下,“我覺得我扮書生是不行了,大概得換個人扮。”

“你要扮誰?”

“無常圣者,寧若初。”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计划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