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言情 > 婚意萌動之甜妻心尖寵

婚意萌動之甜妻心尖寵

糖朵作者 著

言情連載

《婚意萌動之甜妻心尖寵》主角是程諾傅晨熙等,由網絡作家糖朵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婚禮當天,程諾發現未婚夫和閨蜜的奸情,還意外得知了她父親便是被他們害死的,甚至親手被心愛之人送進監獄,面對十年的牢獄之災,她心如死灰,而此時傅晨熙的出現,給她帶來了新的希望,卻不知她正一步步的掉進他計劃好的陷阱之中...........

286萬字 更新:2019-10-08 15:54:12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婚意萌動之甜妻心尖寵》主角是程諾傅晨熙等,由網絡作家糖朵所著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婚禮當天,程諾發現未婚夫和閨蜜的奸情,還意外得知了她父親便是被他們害死的,甚至親手被心愛之人送進監獄,面對十年的牢獄之災,她心如死灰,而此時傅晨熙的出現,給她帶來了新的希望,卻不知她正一步步的掉進他計劃好的陷阱之中........

《婚意萌動之甜妻心尖寵》節選在線試讀

他抱著衣服進去后,程諾就靠在門邊發呆,回憶著在這里有過的太多美好。

這兒就像是屬于她的第二個避風港灣。

沒過多久,衛生間傳來了某人有些煩躁的聲音:“程諾,怎么沒干凈的毛巾?”

被點名的她止不住的翻白眼,趁著他看不見,多翻幾個,里面掛著的毛巾明明都是干凈的,也不知道他哪只眼睛看見是臟的,真是讓人皇帝似得伺候慣了。

程諾聲音甜美臉色難看的對里面人開口:“等著,我去給你找新的。”

說著,就去柜子里翻了一條嶄新的。

程諾想著等會說不定又要被他嫌棄沒洗,她只能為難的拿著肥皂去洗衣臺給他搓一搓。

洗衣臺離衛生間還挺近。

在程諾打開水龍頭,聽到嘩嘩嘩水聲的傅晨熙,推開了衛生間的門。

他揉著頭發的泡沫,對剛要拿肥皂無所顧忌搓帕子的她叮囑道:“程諾,你是不是傻,沒聽見醫生給你包扎傷口的時候說了這一個星期你的手都不能沾水嗎?你是想兩只手都廢掉,讓整個海城的人都來笑話我傅晨熙看上一個廢人?”

程諾一手拿著帕子,一手拿著肥皂,在風中凌亂……

他好心的訓斥反正她一句沒聽進去,目光都在他赤果,下身只圍著一條毛巾的身上從上到下的游移。

胸肌,腹肌,人魚線,果然完美!

程諾目瞪口呆的微微張著嘴,怪不得剛剛撞著還挺疼,看著就挺堅石更。

在他手一伸,從她手里把毛巾拿過去,門砰地一聲關上。

程諾悻悻地摸了摸鼻尖,為自己沒看過美男一樣傻眼的表情感到尷尬,如果再來一次,她想她應該表現的淡定一點。

不過這位爺可真難伺候,又不是她闖進去的,至于一副防賊的小氣樣嗎?

等他換洗完,出來依舊是那位閃閃發光,走哪兒,哪兒是一道靚麗風景線的高貴傅公子,主要還是有顏值,哪怕一聲狼狽也是惹人心疼。

不像她,落難后,人人都巴不得踩一腳。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程諾卑躬屈膝的又扶著傅公子回去,就差一聲皇上起駕!

她滿臉討好去泡了一杯果汁,端到傲嬌臉的身前,誰想人家冷哼一聲,不領情。

程諾忍了忍她暴躁的小脾氣,笑瞇瞇說:“很好喝的,沒添加任何化學物質。”

傅晨熙這才施舍的睨了眼:“打開。”

程諾想說他自己又不是沒手,傷著那兒,怎么手還動不了了?

但不管怎么說,是她讓他吃了苦頭,所以只能老實巴交照著吩咐做:“您請。”

傅晨熙抿著吸管喝了一口,似乎味道讓他還挺滿意,皺著的眉心舒散開,瞅了眼俯首帖耳的程諾。

于是呼:“白眼狼,說說吧,這次又該怎么補償我?”

程諾低著頭,悶悶的咬著唇,很想問問他,什么叫白眼狼?

什么是又該怎么補償他?

程諾犯嘀咕的道:“我不請你吃飯了嗎?”

說著,她又瞅了眼那部位:“不說沒事了嗎?怎么還要補償?你該不會騙我了呢吧?要不你把褲子脫了,還是抹點燙傷藥什么的?免得真折了,我可賠不起!”

傅晨熙咬牙切齒的盯著說得起勁的她。

程諾感受到那道強烈不滿的目光,裝作沒看到的東張西望。

想了一下,覺得還是有必要苦口婆心的勸勸:“您有事別憋著,要真不舒服,得說,不要因為害羞,禍害了后半輩子,您自己倒也沒關系,關鍵是您娶了妻子,萬一生活不協調怎么辦?這不不協調的問題可就大了,耐得住寂寞,也就還好,這耐不住,您就要有點心理準備了。這抹藥膏,總比頭上抹點綠好,是吧?”

程諾一本正經的越說越遠。

某人心中沒完沒了往上竄的火氣也是壓都壓不住。

可偏偏她還渾然不知,起身還真就去拿了一盒燙傷藥給他:“傅公子,來,用藥擦擦,總不能放著你這么好的資源,浪費吧!以后咱還得禍害無知少女不是?”

傅晨熙被她的牙尖嘴利氣的不輕,饒是他把脾氣控制的再好,也沒忍住。

他邁開修長的腿,步步向她逼近。

渾身散發著的危險氣息讓程諾后知后覺的大叫不妙!

然而晚了。

她步步認慫的后退,直到退到墻壁上退無可退。

他撐著墻壁,將她圈在中間,笑的一臉戲謔。

程諾擔心一會他們進來,又看見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一幕,果斷豎白旗認輸。

“你不是挺能嗎?你不是很會說嗎?怎么這么快就求饒了?”傅晨熙邃黑的眼神意味不明時而冷魅時而曖昧的看著她:

“諾諾,我覺得你說的真沒錯,怎么能放著我這么好的資源,不用呢?”

程諾為自己的口無遮攔很想抽兩個耳巴子,是啊,她咋就那么能呢?說之前也不看看眼前站的是哪只王八!都忘了,這只王八的脾氣不好,逮著機會就咬。

程諾正懊惱不已,頭頂上傳來他冷淡的呵斥:“說,我該怎么懲罰你?”

程諾心虛的抬眼覷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幾個意思?

更摸不準他那地方到底是傷著了還是沒傷著?

正當她沒抓住重點糾結,受傷的左手一痛,靈魂出竅的她魂兒一下也驚叫喚的疼了回來:“啊,啊喲,我錯了,錯了錯了,傅晨熙,你給我松手!我是傷患!”

他邪氣一笑:“錯哪兒了?”

趁著他手上沒使勁的空隙,

程諾松了口氣的思索,試探的說:“哪兒都錯了…?吧?”

那句不確定的吧?瞬間引來某人更大力的報復。

程諾小臉痛的皺成了包子:“啊,啊呀,你大…不不,不是,口誤,我大爺,傅晨熙,你特么,我我不該讓你斷子絕孫,我錯了錯了還不成嗎?”

傅晨熙似笑非笑的開口:“誰說我斷子絕孫了?”

程諾皺著的臉頓時欣喜:“沒壞啊!”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计划员软件